最近的事基本尘埃落定,可以开始写写写了👏👏👏

明天考试,加油💡


周怡打量着陈均平现在的房子,过往他们的一切都被打扫干净,剩下的痕迹,情侣拖鞋,桌子上一对的水杯,提醒着她陈均平已经有了新人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把包从身上卸下来,看着陈均平给她倒了一杯水。

“先喝杯水吧。”陈均平把杯子推到她面前。

“你女朋友什么时候回来?”周怡小心的问。

陈均平摇摇头,“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
没有吗?“可是…”周怡目光看向门口的另一双拖鞋。

“哦,那是我男朋友的。”陈均平语气平淡的说。

男朋友?周怡心里一惊,他什么时候喜欢上男生了?

“你呢?”陈均平问她。

周怡呼了一口气,“我和他分手了,他去了泰国,我妈妈电话也打不通,所以…”她的手指紧捏着衣服边缘。

陈均...

许诺他们晃晃悠悠的出来,言蹊眼睛还是红红的,方才酒吧老板出面调解了,欺负言蹊那人也老实地道了歉,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,许诺说,“早点回去休息吧都。”

安頔看他没有走的意思,就问,“你不走吗?”

许诺说,“我去找个朋友问点事。”

安頔他们走了之后,许诺没有进去酒吧,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,陈均平出来了。

他走到许诺身边,“你听我解释。”

许诺苦笑了一下,“解释什么?解释你好几天不回家还骗我说你在忙,结果只是在酒吧喝酒泡妹?”

陈均平皱起眉头,“我今天真的是在公司忙,是上司要来这个酒吧,我总不能不陪?”

许诺不接这话,“你随便吧,我们分手。”说罢转身就走,陈均平一把拉住他。

“别闹了。...

许诺上完下午的课回到家,房子空荡荡的。

意料之中,陈均平不在家。

他摸了摸肚子,有点饿,走进厨房打开上面的柜子,泡面也只有一包了。

许诺已经连续吃了五天的泡面,也就意味着陈均平五天没有回家了。

一个人吃饭有什么意思?

许诺一边煮面一边拿出手机拨号。

嘟了几声,传来陈均平的声音,“嗯?”

许诺拿筷子杵着锅里的面,“你还在忙吗?”

听筒那边短暂的没了动静,许诺把手机拿开看了看,还在通话。

“陈均平……?”

“嗯,我这边还有点事,可能晚上回不去了,你早点睡吧。”那边最后说,然后电话就挂断了。

许诺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
这泡面是陈均平陪他去买的,新出的口味,好评如潮。

可是再好吃...

这几次去KTV都会唱这首歌,然后被朋友说我是七十年代的人😂

病态

※雷预警

他走进酒吧时,弹头儿看见了他,冲他挥挥手,“这儿呢。”

应声走过去,桌子上有半杯威士忌,他拿起来一饮而尽。

弹头儿看着他有点不高兴,问:“今天没去看时老板?”

他顿了顿,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说:“以后不去了。”

弹头儿跟旁边几个人笑了,“又换了人啊,我们波儿可以啊。”

他在烟雾缭绕中看着酒吧中男男女女穿梭,想起来他第一次看见时樾。

那一次,他被张学军打出家门,张学军说:”你就甭回来,别跟别人说你是我儿子。“

他也生气,指着张学军说,“你他妈才不是我爸!”然后气冲冲的出门。

没地儿去,弹头儿他们也不在,他就买了一包烟,出去溜。

走着走着,发现了一家新开的酒吧,叫清醒梦...

病态美

※雷预警


黄昏时分,他来到便利店,随手拿了几样东西便前往收银台结账,时长控制在五分钟之内。


店员看着这位顾客有些眼熟,穿着黑色连帽衫,低着头让人看不到他的脸,从袖子里伸出的手白皙修长,很快,他拿了结好账的东西就往外走。


冬天的风冷的刺骨,他收了收衣服,脚步却不紧不慢,嘴里也哼着小曲儿。


拿出钥匙打开门,他拿着东西径直走向里间卧室。


推开卧室的门,床上躺着一个人,那人弯着腿,手腕被手铐铐着。


“吃点东西吧。”他问那人,语气冷淡。


床上的人却没有动静,仿佛睡着了一般。


他皱起眉头,猛然把手中的食物扔向床上的人,然后抓起那人的头发。


“装什么...

“全班都知道我喜欢你”

真热。

小李趴在课桌上,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。

春困秋乏夏打盹,进入夏天了之后,整天就像在蒸笼里似的,不想动。

上一节课是语文课,小李边听边睡,下课就被热醒了。

“哎小李。”后桌同学拍拍他的背叫他。

小李扭过头去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跟陈老师有进展没?”后桌问道。

别提这事,一提小李内心就生气。

“没有没有。”他摆摆手,“别问。”

说完,他又转过去趴在桌子上。

陈老师…那就是个呆子!

小李有个全班都知道的秘密,他喜欢英文老师陈老师。

陈老师个子高,长的也帅,还经常去健身。

关键是,他非常温柔,基本没有发过脾气。

为了追陈老师,小李什么办法都用到了。

拼命学习提高成绩。...

用爱发电